穿越血色浪漫小说(耳东大树)_穿越血色浪漫最新章节_穿越血色浪漫无弹窗

穿越血色浪漫小说介绍

穿越到1964,钟越民式血色浪漫会完全不一样吧。

小说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耳东大树

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九章:伊娃(下)

最后更新:2022-03-16 23:40

穿越血色浪漫最新章节试读

    “马库拉,你觉得那个中国小子要怎么应对眼前的局面?”乔布斯双手叉着腰站在落地窗前。

    “我不知道。”马库拉耸耸肩,“无论他怎么应对,可能你的处境比他更差,不,甚至可以说是糟糕。”

    “斯卡利又在董事会说我坏话了吗?”乔布斯不置可否,“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

    “不,问题的关键是麦金托什!”马库拉道:“如果麦金托什有非常漂亮的市场表现,斯卡利说什么都是浪费口水!”

    “麦金托什没有问题!”乔布斯有些恼怒,“人们喜欢她的外观、图形界面和鼠标!”

    “但是麦金托什的销量比瓦力伽玛差了一大截,每个月连一万台都没有。”

    “这······”乔布斯顿时语塞,探口气道:“好吧,我不得不承认,那个中国钟确实很厉害,他的目光永远比别人远半步,而我们总是落后!”

    “我听说,钟跃民从来不插手手底下人的工作,他这次去中国,几乎缺席了瓦力伽马的整个研发周期,但瓦力伽玛仍然远远超过麦金托什。”马库拉劝道:“或许,史蒂夫,你可以放手麦金托什一段时间?”

    “不!”乔布斯下意识地拒绝,“麦金托什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它将是个人计算机的未来!我不允许任何人把它从我手上夺走!”

    “OK,如果这样的话,你最好早做打算!”马库拉没有办法,只好耸耸肩,史蒂夫虽然尊敬他,但是他仍然没有办法让这个固执的天才改变想法。

    ······

    再一次,钟跃民重新站到电影幕布前,电影放映机在吱吱呀呀地转着。

    “今天没有别的事情,主要给大家推介一款新的产品。”

    钟跃民一开口就引起现场媒体的唏嘘声。

    本以为钟跃民会针对瓦力公司目前遭遇的诉讼困境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没想到却是一场产品发布会。

    “叮叮叮······”非常经典的电话铃声响起,让人以为是身边有个座机响了。

    “叮叮叮·······”

    铃声不断响着,始终没有人接听,引起了所有人的主意。

    大家都在东张西望,寻找电话座机所在的地方,想要结束掉这个该死的声音,让钟跃民继续说下去。

    “不好意思。”钟跃民一开始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后来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提电话,“好像是我的手机响了。”

    钟跃民就站在舞台上开始打电话了。

    台下的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钟跃民的电话内容给惊了。

    “什么?IBM说我们偷他们的技术?他们造出了更好的个人计算机了吗?

    没有?瓦力伽马是最好的个人计算机?那你能问问IBM的总裁,我们是怎么通过偷技术成为世界第一的吗?

    OK,就这么说,我这边还有个发布会,再见!”

    钟跃民的话引得在场的媒体记者哈哈大笑,他们听明白了钟跃民对IBM的奚落。

    “对不起,先生们,女士们,耽误了你们一点时间,不过刚才那个不重要。”钟跃民像是赶苍蝇一样挥挥手,“今天的主角是这个,就在我的手上。”

    钟跃民高高举起手,露出手上的糖果色的手提电话,“这就是伊娃,全新一代的手机!”

    记者们纷纷举起相机对着伊娃手机拍摄起来,现场一片闪光。

    “伊娃只有500克,支持续航十个小时,持续电话两个小时,只有十五厘米长,五厘米宽,厚一点五厘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小的手提电话。

    而且我们的设计师给他配了七种颜色,希望世界多姿多彩一些,女士们也能喜欢。”

    “民先生,电话售价多少?”

    “对啊,多少钱啊?”

    钟跃民指了指电影幕布,“九百九十美元!支持分期付款!”

    “我的老天,民先生又对摩托罗拉举起了屠刀!”有通信行业的记者忍不住惊呼。

    摩托罗拉大哥大售价四千多美金,而钟跃民推出的伊娃只有不到一千美金,整整差了三倍的价格!可想而知会引起多大的一场战争!

    ……

    “哎呀,这下好了,做筷子和竹勺子的机器也有了!”杨小曼看着哄哄运转的机器高兴地拍手叫好。

    “嘿嘿……”涛子拿着工具,满脸满手都是黑油,望着自己的成果也颇为自豪。

    “小涛要是我的崽就好了!”杨老田站在一旁有感而发。

    “爸,你说啥呢!”杨小曼喊了一声。

    “我这是夸他呢!你还不乐意了?!”杨老田愠怒道,“真是女生外向,这是怕我赖上小涛了!?”

    “爸~”

    涛子觉得有些尴尬,“那什么,我先回屋了。”

    “小涛啊,别走。”杨老田连忙叫住他,“这两台机器是不是也要人看着?”

    “对啊。哦,杨伯伯,您别愁,我这些天天不忙,我自己看着。”涛子以为杨老田精力跟不上。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有大事要忙,这种看机器的事情,还是让小青来干吧?”杨老田期冀道。

    “小曼哥哥?”涛子迟疑道。

    “对,就是晓曼哥哥。”杨老田道。

    杨晓曼惊讶道:“爸,哥回来了?”

    “回来了,一直不敢露面。”杨老田挠头道:“这是个败家子,但我也不能不管他。他要是能有个事儿干,回头再讨个老婆,生个孩子,肯定能安定下来了。”

    “爸,这是不是哥跟你说的?”杨晓曼没好气道:“这话他都说了好多遍了,您还相信啊?”

    “不信能怎么样?”杨老田不高兴道:“他再怎么混账也是我儿子,你的哥哥,咱们能不管他吗?”

    杨晓曼一下子就没有话说了,杨晓青说到底是她哥哥,但是他不靠谱的程度实在让人担心,让他来看机器,第二天机器全都被卖了,她也不奇怪。

    杨老田道:“你们放心,晓青这回肯定改好了,再说还有我看着呢,肯定不能给你们坏事!”

    杨晓曼有些松动,她朝涛子望了望,“那个······”

    “让晓青哥负责这两台机器吧,我来教他,肯定马上就能上手的!”涛子最终还是点了头,杀人不过头点地,应该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对对!这次他肯定能改好的!”杨老田忙不迭地点头道:“还是小涛心善!”

    “杨伯伯,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您让晓青哥早点回来吧,天天在外面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成成!”杨老田高兴地直点头。

    杨晓曼也不由地笑出来。

    涛子安排道:“晓曼,你在家里做卤煮,我出去跑跑,推销一下咱们的产品,说不定到年底咱们又可以添一台机器。”

    “哎!你出门当心,早点回来。”

    “知道了。”涛子笑笑,背上包就走了。

    ······

    “咚咚咚!收房租了!”

    大早上,租户们还在睡梦中,刚准备起床,却被院子里敲脸盆的声音给吵醒了。

    两个刮了青皮的混混,拿着脸盆挨家挨户收钱,一边敲一边嚷嚷:“都起床交房租了,一个一个交!”

    租户们都睡眼惺忪,都有些发懵,“这个月房租不是收过了吗?怎么还要交房租?”

    “这个月收过了,下个月的不用交吗?”一个混混瞪着眼睛道:“少他娘说废话,赶紧交钱!”

    “不行,我要找房东!哪有这么做事的?!”一个中年租户出离的愤怒。

    “嘿,要找就去找!”混混一点都不拦着,“房东还要给我交租呢!”

    杨老田其实早就听见声音了,但一直到租户敲门,他才起床开门。

    杨晓青更是抱着被子,闷头大睡。

    “老田,这是咋回事?你能不能管了?!”

    “管不了,我儿子欠了人钱,房租归别人收了。”杨老田闷声闷气道。

    “那,那也没有一个月收两次房租的呀!”

    “他们不讲道理,我也没有法子。”杨老田翻来覆去就是这么一句话。

    租户见他真不管,只好气呼呼地离开,“不租了,这破房子不租了!”

    混混已经收了几户人家了,闻言笑道:“不租了赶紧滚蛋!想租的人多得是!”

    “凭什么,我已经交了这个月房租,我得住到月底!”中年租户争辩道。

    “凭什么?就凭这个!”青皮混混面目狰狞,逼上前去,对着中年租户就是一拳,打得中年租户原地转了半圈,吐出来半颗烂牙。

    中年租户口角有血,肿了半边脸,哭丧着脸:“你!你怎么打人?”

    “废话!”青皮混混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大笑道:“我是流氓,流氓不打人,难道讲礼貌吗?!”

    “你!你!”中年租户气得直哆嗦,伸手指着混混半天说不出话来。

    “别瞎指,小心断了你的爪子!”

    混混放狠话,家属连忙拉走中年租户,担心再被打!

    “哈哈,房租还得交!”混混望着落荒而逃的中年租户和面露怯意的其他人,得意地大笑。

    ······

    杨老田从头到尾没敢吱声,瞧完了热闹本想回屋喊儿子起来开工,没想到青皮混混跟着他进了屋。

    “你,你做什么?”杨老田心里一紧,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的实在不抗揍。

    “当然是讨债呀!”青皮混混皮笑肉不笑道:“杨晓青在家吧?”

    “在···不在家!”杨老田震惊道:“房租都被你们收走了,怎么还要问我们要债?”

    “光靠这点房租猴年马月才能还上十五万啊?”青皮混混走到杨晓青床边,一下掀开他的杯子,“还装睡呢?想挨揍呢?”

    “大强哥,别揍我!别揍我!”杨晓青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下来,赤脚踩在地上,躲到杨老田身后。

    “出来!”青皮混混大强喝道:“再不出来我可真揍你了!”

    杨晓青期期艾艾、磨磨蹭蹭地从杨老田背后走出来:“大强哥,我出、出来。”

    “听说你最近办厂了?挺能干啊?”大强嬉笑道。

    “没,没,那不是我的厂。”杨晓青连忙否认。

    “不是你的厂子?”大强皱着眉头,慢腾腾地走到杨晓青,面前突然暴怒,一把勒住他的脖子,“你骗啥子呢!?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

    杨老田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半死,连忙上前拉住大强:“大强哥啊,他还是个孩子,你别动手,别动手啊!”

    “滚开!”大强一把推开杨老田,用额头抵着杨晓青的脑袋,“你再不说实话,我就把你头给拧下来!”

    “我说,我说!”杨晓青是真怕,他感觉自己的膀胱都快漏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强冷笑道。

    “这厂子确实不是我的,是我们家一个房客的……哎哟!我的耳朵!”杨晓青大叫,一手捂着耳朵,眼泪一下子疼得掉下来。

    “那你跟我说说,你前几天跑到工商局干什么去了?”大强喝问道:“总不能去那儿赌一把吧?”

    “我……”杨晓青朝杨老田瞟了一眼。

    大强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杨晓青脑袋上,“看什么看?!赶紧说!”

    “我去办了个证,想着以后正规一点……”

    “写的是谁的名字?”

    “……”杨晓青半天不说话,大强抬手又是一巴掌。

    “我……”杨晓青这下是真哭了,大强是断掌,别说真打,就是挨一下都能把人打伤。

    杨老田还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隐隐觉得这事儿不对。

    “你看,还说这厂子不是你的?”大强笑道,“不是你的,你办什么证啊?”

    “我……我……”杨晓青我了几声,还是没说出来,他实在是心虚,这事儿他做得不地道。

    “明天工商局一上班,就去把厂子转给我,听见没。”大强拍着杨晓青的脸,道:“乖乖的,你那些账就一笔勾销,听见没?要是这些机器有一点差错,我扒了你的皮!”

    “知道,知道了!”

    ……

    “晓青啊,刚才你们说的是怎么回事儿啊?”等混混走了,杨老田才出声问道。

    “哎呀,别烦了!”杨晓青烦道,推开杨老田,就走了出去。

    杨老田愣了半天,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什么话都不再说了。

穿越血色浪漫免费试读章节结束,这里可以免费看!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