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左唯小说(沧澜止戈)_重生左唯最新章节_重生左唯无弹窗

重生左唯小说介绍

大道三千,星穹宇内,天才满地走,强者如狗 佛曰“杀人不好,不好” 左唯偏要独霸天下! 仗剑而立,左手染血,右手拈花,左唯笑的一脸灿烂“请问阁下,你想怎么死来着?” 佛曰“男人,女人,色相皆空” 世人偏爱妖孽! 左唯护着领口,一脸矜持,往后退一小碎步,望着眼前众多的美男帅哥,知性御姐 “各位,在下早已心有所属” “没事,我们也心有所属,咱们扯平了” “。。。。。。。” (美男,美女,很有爱~~多多收藏,多多推荐,感谢了) (读者请加总群二七二三三零四二零,也可添加审核群五九零六五三四八三,凭一万八粉丝值进VIP群,不满一万八但是满一千神情VIP预备群五三九九八零零零七)

小说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沧澜止戈

最新章节:番外10 诸葛诗音,娑罗倾思…….

最后更新:2022-03-17 01:30

重生左唯最新章节试读

    番外篇,千语冰,娑罗倾思,诸葛诗音,天芒,左唯

    H大学的校内很是漂亮,占地极光,虽然收人的标准很是严苛,不过在校人员也有四五万人,这只是师生,还不包括在笑务工人员,林林总总加起来自然很客观,一些大道上时常能看到穿着超短裙得火辣女子,或是穿衣斯文寡淡得秀美女学生,亦或是高大俊酷的少年人

    他们都是H大学的人,其中也有可能其他大学凑进来旁听的学生

    千语冰是名人,还是极为出名的美人,一路走来自然引得不少人忍不住撇来目光,扶着自己男朋友的女孩子不得不内心翻涌着醋味,一边用360度掐指神功帮助自己心爱的男人脱离这个冰山女神带来的蛊惑。

    不过千语冰此刻浑然不在意这些人,她只翻看着手里的支票,瞧着上面的一串数字,眉眼悄然弯起,连她都说不出为何自己会有这样去找她的心思。

    难道是

    “这支票我怎么能收呢?不能收,那自然是要还的”

    秉着这样的决定,千语冰走向了董事局们开会议的中央大楼,这栋楼不仅仅是董事局的所在,也是H大学那些顶级教师跟一些大学管理阶层所在的地方,来往的学生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

    只是能来的学生大多有点刷子,不是学生会的干将,就是一些成绩优异得导师研究生

    千语冰走进大门的时候惹了不少人的注意,只因为这个女人素来不踏及这个地方,甚至很少参与学校活动,寡淡的好似她来大学就是为了履行那一两门课似的,也不在校住宿,所以大多学生很难这个H大学冰山女神的面。

    只是,她现在来了。

    来到了这里。

    一个斯文俊逸的青年正巧拿着一叠数据从楼上下来,一看到千语冰便是愣了下,然后快步走上来。

    “语冰,你怎么来这里”

    走上前,他用一根手指推了下眼镜框架,唇红齿白,皮肤白皙,五官俊逸,哪怕隔着眼镜片,也显得他的一双眼睛很是迷人。

    千语冰看了他一眼,一蹙眉,将些许不悦敛藏在眉宇深处,淡漠道:“找人”

    别人问你,你回答不回答是义务,但是不回答就是不礼貌,千语冰还算很有礼貌的,便是淡淡回了一句,一边走向电梯口

    “找人?你找导师么?我带你去啊”

    这个人恰当走在了千语冰身前的位置,挡她的路,却又不像是挡路

    千语冰脚步一顿,看着他,眼眸微微一阖,浅淡道了一句,“抱歉,我不认识你”

    那表情,是真真在体现她跟你不熟的气息。

    其他侧目看来的人多少也有数十个了,眼下顿时憋笑。

    不过那青年身份不低,没几个人敢大声笑出来,只能绷着脸,而这个青年

    面色丝毫未变,只是温温一笑,斯文儒雅道:“我叫华凌宇,很高兴认识你,千语冰”

    没有丝毫难堪,反而成绩介绍了自己,无疑,华凌宇自身的气度着实是不俗的,而华凌宇代表的是一个财阀少东跟金融新贵公子得象征,又是如此得斯文有礼,换做其他女孩子早就沦陷了。

    但是,他面对的是千语冰。

    千语冰听到后,也只是撇过脸,轻一点头,然后越过他,直接走向电梯。

    门卡开,进入,按下闭门,电梯门缓缓合上,将她一如既往寡淡的清冷面容封在电梯门后面。

    华凌宇沉默了片刻,敛去一丝狞色,忽然勾勾唇,眼里是势在必得自信。

    中央大楼的顶楼,此刻保镖委实很多,一排排站在墙壁边上,围着一个偌大的会议室,面色肃然,像是一尊尊黑曜石雕像。

    此刻坐在自己椅子上的诸多顶级教师都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从防弹玻璃得透明景象中,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些平日里趾高气扬得财阀们此刻一个个跟乖巧的绵羊似的,往日金贵自持,口出金句得校长副校长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坐在一旁听着。

    而一些人说着,一些人怒骂着,那个巨大的长方桌尽头,只有一个女子倚靠着椅背,单手撑着头,表情淡淡的,有些神游物外得脱离感。

    或者她在想着中午吃什么?

    还是想着等下回去洗个澡睡个觉?

    在她身前的左手边上,有一杯咖啡,气味渐冷。

    当时,隔着这片巨大的玻璃,他们也能感受到里面风雨欲来的恐怖感觉。

    那个安静的美丽女子,也许是恐惧的源头。

    在这些学识渊博的教师里面,随便勾出一个,年纪都达到中年以上,但是,有一抹亮色是让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们也忍不住时不时看过去的

    那是一个穿着连体套装的女子,上衣是修身得体得素雅绵柔丝线毛衫,浅蓝色,柔软得勾勒着她纤浓有度的身材,下身穿着休闲的七分裤,纵然是休闲款,也将那笔直修长的大长腿的曲线完美显露了出来,小腿下面留一截雪白,脚踝纤细如玉,精致的小脚上蹬着一双亮白色的七公分高跟鞋,双腿并在一起,正捧着一个马克杯,端庄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里面的视频

    视频内容有关考古。

    正在开棺木。

    她的神情柔美,目不转睛,浑然不在意眼下得紧张气氛。

    这是一个美人,还是一个年岁不超过25,但是气质韵味十足古典的美人,只是,她的打扮又是如此得时尚有味道,只能说

    这是一个很知性优雅的女人。

    她是刚刚才得到通知来到这里的,不过似乎对这种怪异状态很不以为然,只顾着自己喝茶看视频,那气度,让许多学者文坛上的巨擘也忍不住点赞。

    不过他们可不敢在这个年轻女人面前倚老卖老,谁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博览群书,古今中外全特么博学,文化历史还是物理化学等等牛马不相及得东西她都知道似的,更**的是

    在心理学导师跟音乐系导师都有事缺课的时候,她还能秉着同僚关系去代课还特么代得很不错!

    有一次美术系得导师曾经笑着问她,“若是我哪天有事不能来了,你能不能也帮我代下班呢?”

    她只看了她一眼,然后不置可否得一挑眉,回:“看我是不是有空跟有心情吧”

    然后那美术系导师从来都不敢缺课。

    因为被她代课过的导师,后来都被学生嫌弃过

    **啊**!

    正在众人沉浸在这个**导师的**气度之中之时,蓬的一声沉默巨响从巨大的玻璃内传出来,众人忍不住看过去,却只看到席位之中有一人已经不见了。

    那个坐在尽头的人正端着咖啡杯喝咖啡杯子些许遮住了她的脸,偏过头看向会议室的**导师只能看到一只漂亮十分的手。

    芊芊如玉。

    握着权势。

    她偏回了脸,对着电脑视频嘀咕了一句:“王侯将相,莫逆为皇”

    里面很快便是死寂了,安静得可怕,后来又有人说起来,不过却是那个女人开始说话,嘴巴一开一合,语速并不快

    时间如流水

    终于,吧嗒一声,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一个人率先走出来,后面黑压压一片的人络绎跟在她身后,这些导师只记得他们的校长宣布了类似学校易主得核心消息

    那个女子缓缓迈步走着,步伐稳健,靴子的脚后跟滴答脆响,她蓦然顿在一处,看着一个地方,幽幽得笑:“你就是诸葛诗音?”

    坐在椅子上看视频的女子侧过脸,看到左唯的时候愣了下,皱下眉头,又略一颔首,说:“左大小姐知道我?”

    左唯双手抱胸,倚着栏杆,淡淡得笑,“你的授业导师跟我提过,算起来我应该叫你师姐,只可惜我学艺不精,后来翘课了,倒是算不得导师这一脉的人了”

    诸葛诗音晃神,忽然想起自己的授业导师曾经在弥留之际说过一个遗憾,说一个天赋绝顶的徒弟本该是能传承衣钵的,只可惜,那个女孩志不在以学术造福世界,而只执着于以权力统御天下。

    原来那个人,是左唯?

    “导师记得你,我也晓得有你这个人,可惜不知道真名,现在算是知道了”诸葛诗音淡淡一笑,却琢磨不透左唯主动认她的动机。

    正说着,她忽然留意到左唯已经凑上前,距离她不过几步的距离,这样的距离,让她顿然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场已经被她**,她靠上来,一手压在她身前的桌子边上,俯下身子,盯着她,嘴角噙着笑

    “那么师姐觉得我如何呢?”

    语气低哑优柔,似乎含着蛊惑

    诸葛诗音蓦然身体僵硬了一分,垂眸而笑,笑容有些不自然,看起来却颇为得体,“左大小姐自然是优秀的人”

    “这个我知道”

    “”

    有这么不谦虚的人么?

    诸葛诗音扯扯嘴角,却是看到左唯眯着眼睛,像是一只狡猾而魅惑的狐狸,“不过我需要同样优秀的你在我身边”

    嗯?诸葛诗音一愣。

    “钱,权,你或许是不在意的,不过你想要的人跟力,我都可以给你”她的手抬起,细长的手指轻轻划过视频上的青铜巨棺,笑着说:“就算是这些棺材,你感兴趣,我一样能把它们送到你手里”

    那啥,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古怪呢?

    其他导师跟财阀们一个个被惊吓住,又惊异于H大学里面原来还有一个人左唯有渊源,而此刻,左唯还对这个人势在必得!

    却总觉得气场有些旖旎。

    诸葛诗音半响才回神,不说话,因为左唯这个人从来不讲废话,她如此狡黠阴险,一下子就戳中了她内心得野望。

    对研究这些神秘世界的野望。

    甚至,她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就有让她想要研究的神秘气息。

    不过未等诸葛诗音说话,左唯已经低低笑着,低声说:“我不逼你,你自己选择就是了不过我这人有些固执,我想要的,从来都会去争取,也包括你师姐”

    诸葛诗音搁置在桌上的手莫名曲紧,面上也忍不住浮出一层不自然。

    为什么,她听到这句话会

    那般不自在呢?

    话说,她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像是人口贩子一样呢!

    说要人就要人!

    正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之时

    叮~~~

    电梯到了,门打开,一个冰山女神站站在那里,正正好看到以暧昧姿态缱绻一起的两人,而旁侧,黑压压一片的人呆呆看着

    千语冰莫名一皱眉,瞧着左唯跟诸葛诗音不说话,拳头稍稍捏紧。

    两个人,一个人,三点一线,那是怎么样勾结的宿命之感?

    片刻后,左唯直起身子,幽幽看着电梯里的千语冰,淡笑:“这位姑娘想要等门关上,然后下去么?”

    千语冰霎时回神,面色淡淡的,走出电梯口,朝诸葛诗音喊道:“导师”

    谈不上尊敬什么的,只能说,她并不轻视这个女人。

    被这个同样出色,甚至更内敛神秘的美女看到这一幕,诸葛诗音有些尴尬,悻悻点头,一边不自觉得退开一些,站起身子,彼时,千语冰走上前,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左唯

    “这支票还你,是你救了我,何须赔偿我店里的东西”她的语气冷冷淡淡的,好似就是不容别人辩驳。

    而左唯垂眸一看,对方漂亮的手掌摊开,嫩白如牛乳一般的肌肤上面,有一张皱巴巴得支票。

    说皱巴巴还是抬举了,压根就是一团了嘛!

    左唯直勾勾盯着它,半响,闷闷道:“纵然你不要我的钱,也没必要这么对它吧,你是跟它有仇,还是跟我有仇呢?”

    千语冰这才想起自己刚刚不自觉握紧拳头,然后面色稍稍异样,她一挑眉,说:“没人会跟钱有仇”

    “那你还不要钱?”左唯也挑眉。

    千语冰一歪头,自然回:“那就是跟你有仇了”

    一选二似的回答,很有逻辑感。

    左唯更闷了,怎么她得罪这姑娘了?刚刚还说人家救了你来着?

    大家都是女人,就没必要把心弄得跟海底针似了的吧!

    不过左唯还是点点头,“那你撕了这张支票就可以了,务虚再来找我”

    她的本意是让你麻烦了什么的。

    千语冰却霎时误会左唯在认为她是故意要找她的,所以她面色稍稍转冷,只淡漠吐出一句,“会造成垃圾不环保”

    所以,她把垃圾送到左唯手里,让左唯做一个不环保的人?

    众人:“”

    然后,从来只看到自家主子各种高冷艳的左家下属们,看到了自家的主子笑了。

    勾着唇,左唯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可爱的姑娘”

    可爱这个称呼让诸葛诗音都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也许整个H大学也就左唯这么一个人觉得冷若冰霜,时常把人当透明的千语冰很可爱了

    不过刚刚那个回答

    千语冰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这一刻的感觉,反正她是淡着脸,伸出手握住了对方的手。

    两只同样漂亮纤细的手掌,就那样握在了一起,片刻后同时分开,然后

    左唯转身,对诸葛诗音说了一句,“我要走了,师姐”

    那口气,似乎在等着什么似的。

    诸葛诗音木着脸,手指无意识的钩缠起来

    你要走了啊?所以呢?

    跟我说做什么呢?

    半响,诸葛诗音认命似得起身,说:“我送你”

    左唯勾着唇,笑了!一边对千语冰说:“千姑娘一起啊”

    千语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顺便提了一句,“我姓千语,不姓千”

    左唯:“”

    冰山女神说话都这么犀利的么?

    三个美女一走进电梯,其他人就每一个敢跟上去的了,于是,去旁边的电梯吧。

    在电梯内的时候,整个电梯都是来自三人身上缓缓逸散出来的香气,清幽,魅惑,清冷,各自泛着自己的香,融合一起,宛若纠缠了一般,诸葛诗音第一次觉得自己这般不自在,好似长这么大,她还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以前没遇到过这般强势的人?

    正在这时轰隆!

    陡然而来的巨颤声响让整个电梯都剧烈摇晃了下,里面的灯岿然熄灭,而晃动的电梯让诸葛诗音跟千语冰都不由自主得朝一边撞过去!

    好似撞到人了!

    只是诸葛诗音蓦然觉得胸口一痛,千语冰也觉得嘴唇擦过淡淡的柔软

    吱吱吱,电灯闪出嘶嘶的灯光,好似要烧掉一般,不过乍然到来的光明也让三人都看清了各自的状态。

    都挤在一个角落里,左唯无疑是最里面的,此刻一只手正捂着嘴,还有一只手闪电般收回去

    诸葛诗音:“”

    千语冰:“”

    三人都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该冰冷的冰冷,该优雅的优雅,该冷酷的冷酷。

    只是一个人不自觉捂着胸口闷痛,连个人抿抿唇,舔去唇上磕碰出来的血色

    “怎么回事,这个电梯”

    “定时维修过的,怎么会忽然”

    左唯似乎并不怀疑电梯得故障是怎么回事,只在电梯不断下坠的时候,淡淡道:“我知道是谁弄的等下,你们安静点就是了”

    安静点?

    这三个字

    嗙!!!

    电梯岿然坠落到了低端,却是未曾反震上来可怕的力量,这让博学的诸葛诗音很是不能理解,不过,电梯门已经打开了,大厅里面空无一人,左唯未曾停留,脚步迈开,吧嗒吧嗒走向门口,似乎目的很明确!

    彼时,偌大的大厅门口外面一群惊慌失措的人,而他们,正惊惧得看着一个人。

    左唯走出大门,走下台阶,直直侧目看去。

    那是一个女人,正站在大门前方的十多米处,侧身对着他们,仰面看着水池中的雕塑,一个侧面而已,那大气磅礴的美,眉眼却尽是尊贵得冷漠之气,长靴黑裤,紫色风衣随着风飘荡,长发如绸如墨,腰身上的腰带上插着一柄细长的长剑,纤细的手掌扣着剑柄。

    那是一种“凡尘尽是堕落繁华,她独在烟火硝烟从中笑”得无与伦比之美。

    在左唯刚刚走出大门,她便是转过头来了,脚步一转,对着她淡淡一笑,“怎么,看到我就那么不开心么?”

    左唯的脸色并不好看,皱着眉,睨了她一眼,冷哼,“娑罗倾思,你不在你的地盘上待着,来我这里作甚?”

    “来看看你玩儿的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娑罗倾思眯着眼笑

    “没什么好玩的,你赶紧回去吧”左唯一副赶人的架势。

    娑罗倾思一歪头,挑着眉,缓缓莞尔,“你在这里,我不就有的玩了?“

    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可以简写为我要玩你么?

    左唯的眉一凛,其他人的身体一颤!左家的人已经煞气凛然了

    不过让娑罗倾思看到左唯身后走出来的千语冰跟诸葛诗音之时,她的面色稍稍一顿,眉头紧锁了一瞬,声线有些冷了下来,说:“你端了我的一个分部,却在这里跟其他女人快活我若是不来找你,岂不是便宜你了?”

    话说,千语冰跟诸葛诗音很纳闷,跟其他女人快活说的其他女人是

    “那就要看你什么能耐了”左唯冷笑。

    彼时,H大学的人已经赶来了,为首的青年冷声道;“谁也不能在H大学打乱,去把她们两个抓起来!”

    那些人,好似是他的下属

    一窝蜂过来。

    分别抓向左唯跟娑罗倾思。

    怎么说呢,那些财阀的人一看到这一幕,脸都绿了!

    尼玛你的人往这边抓干神马!

    左唯是你能抓的!

    娑罗倾思眼都没抬,只淡淡嗤了一声:“聒噪”,于是,她的剑稍一出鞘

    咻!

    那个青年的人倒下,眉心一点朱砂。

    安静,所有的人安静。

    只有左唯的身形不在原地,已然飚射出去,手掌抽在空气中,手腕上的黑色腕表机械溃变,一块块细小的方块似一只九爪金属微小黑龙,盘绕着她的手腕,在掌心凝聚成一把黑剑!

    锵!!!

    剑与剑,悍然攻击!

    刷刷刷!

    残影霎时闪掠过空气,如同电影里面演着的那般

    剑气纵横!

    来去形影如风!

    “天啊!”

    “我没看错吧!”

    “这真的是”

    一些老顽固,考古董们瞪大眼睛

    地面多出一条条拇指宽厚的剑痕,数米远的大树岿然就被切断

    哗啦!

    左唯轻松如飞鸟跃上十米多高的雕塑,娑罗倾思追上,迎着这个雕塑追杀!

    那是怎样一幕景象?

    “我想起了华英雄!”

    “我想起了卧虎藏龙!”

    这是非机械冷感力量可以想象的世界!

    那两人已经幡然从十米多的雕塑跃下!在空气中锵锵锵,剑攻不止!

    而她们下方的着力点,是一个湖泊!

    “她们要掉下去了!”

    坠落,翩跹,攻讦!

    刷!

    左唯在水面上下落,却是飚射出十数米远,手掌在水中一划,长条长浪连根拔起!如同水龙一般朝娑罗倾思抽击过去!

    “抽刀断水!”

    水浪断裂!

    水花溅射中,一个人已经到了她身前!

    黑剑在她手心如魔疯魔,剑尖蓦然化为龙头!

    咻!

    缠绕在娑罗倾思的脖颈她站在她身后,一手扣着她的腰,一手掌控黑龙剑锁着她的喉咙,稍稍一用力,黑龙便是能将她的头颅切断。

    娑罗倾思不怒不怨,只幽幽说,“干嘛不动手?”

    “你有病,非要逼我杀你?明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她不语。

    左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直到一道声音传来,“她总不能说她自己是太想你了吧我的主人”

    一个女子,站在一根纤细的树干上,那树干纤细得连一本书都承载不了,她却是莹莹而立,背负一把长剑,白衣似雪,瞧着左唯,眉眼清冷淡漠,却又恬静得忠诚。

    左唯一皱眉,老半响,才呵出一句,“天芒,你怎么也来了”

    水中的两个女人,树上的一个女人,往湖边走来的两个女人。

    各自看着对方

    本该是都素不相识的,却是在这一瞬,彼此之间有了似曾相似得感觉

    或许命运已经开始轮转。

    嗯,这是最后一则番外了,可能是因为下一本新书是都市的缘故,所以这几篇番外是在尝试着写都市文,当然,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啦,就是给你们先习惯习惯这个发完,明天就是完结了,后天我得去桂林参加作家培训,会正常发更,没准这段时间会构思都市类的新书如果有准备了,会告知大家的,希望大家到时候给点面子,捧捧场,谢谢啦!

重生左唯免费试读章节结束,这里可以免费看!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